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施甸白癜风医院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8-01-24 07:55:42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施甸白癜风医院,北京哪里有专治白癜风医院,宜兴白癜风医院,济南白癜风症状,济南白癜风能否治吗,河北白癜风传染吗,夏河白癜风医院

原标题:面对面 | 李宝春:在美国卖冰激凌的日子,我把学过的唱段从头唱到尾

“观众不满意可以退票,我愿意花钱买意见!”采访进行到后半程,李宝春突然抛出这个说法。他叮嘱记者,“你们就这么写,李宝春要在上海"退票学东西,花钱买意见"。要是看了戏不满意,只要告诉他哪里不好,保证退票!”随即又哈哈一笑,“冲我这么拼,退票的观众应该最多10 percent(10%),不至于90 percent(90%)吧?应该不会赔得太惨。”

打出“新老戏”招牌

李宝春,1950年生,河北霸县人,出身戏剧世家,祖父李桂春(小达子)、父亲李少春、母亲侯玉兰,都是戏曲名家。九岁由祖父指导练功,十岁进北京戏剧学校,承袭父亲风格,专攻文武老生。坐科八年,曾受校长马连良及王少楼、杨菊芬、徐沅珊、钱元顺、茹元俊、茹少筌、马长礼等老师教导,打下文武技艺功底。1980年代中期后移民美国,经过一段人生磨练后,1990年代初到台湾地区工作,1997年成立台北新剧团。

这是网络上可以查到的李宝春履历表。对于那行“经过一段人生磨练”究竟代表什么,记者有些好奇。而眼前的李宝春,与他同年龄段的京剧名家相比,显然有些不一样,不止在于他字正腔圆的普通话之中偶尔蹦出几个英文单词。

“都是环境造就的,不得不挣扎走到了今天,但还是要尽全力去做,就是美国人常说的那句do my best。”李宝春创办的台北新剧团在台湾地区素以定期公演新老戏并创演新编戏著称。新编戏,诸如改编自北京人艺话剧的《知己》,脱胎于威尔第歌剧的《弄臣》,都是以新的体裁重新编排重起炉灶,至于新老戏,李宝春解释,就是重新整理包装的老戏,“老”不是陈旧,而是经典,但如何让经典在当代流传下去,需要重新下一番功夫。

“营销比创作还难”,李宝春有些感慨,“现在的社会都在追求品牌效应,谁都想有个"牌子",传统戏曲也可以创造一些品牌,所以我们新剧团的品牌就是"新老戏",只要是我们演的老戏,就绝对有新意在里面。”

传统是创新的根基

7月25日至27日,台北新剧团在东艺演出的就是三出“新老戏”——《长生殿》《赵匡胤》和《宝莲神灯》。三出戏的“新”各有不同。《长生殿》是京昆合演,京剧(贵妃醉酒、梅妃)、昆曲(赐盒定情、献髪密誓)融于一体,《哭像》中,还有木雕像的杨贵妃“复活”,与唐明皇京昆对唱的桥段,李宝春说,这样的设计是体现向往与意识的交流,“不破坏昆曲对《长生殿》经典的表现,用京剧手段丰富唐明皇的性格形象,因为再柔弱的人也有激愤的一面嘛,激情和力度是京剧的长项。”《赵匡胤》是由京剧《斩红袍》《斩黄袍》和昆曲《送京娘》三折接合,把其中赵匡胤的故事提炼出来,作了二度创作,根据剧情需要,人物进行交流的时候用京剧的皮黄,抒情的时候唱的则是昆曲的曲牌。《宝莲神灯》加入了百老汇歌舞元素,演员甚至还会借助弹簧从台下翻到台上。

“创新有没有风险?老戏迷是不是接受?”李宝春笑了,“来上海还好,到北京、天津就有点危险,比如天津观众看到海报就会开始评论,"这戏到底姓嘛啊?"对于出生京剧世家的李宝春来说,这种诘问尤其刺耳。“必须承认,来看我戏的还是以老戏迷为主,既然你是李少春的儿子,就听听你唱得怎么样。也因为我们一家三代都是梨园人,我的底线就是不跨出传统京剧程式这条线,小心翼翼地保留住经典元素,就是唱和念。”

与同在台湾的吴兴国相比,李宝春的“创新”是温和的,他自我评价,“我的新,就是吸引年轻人进来看看。用新的视觉元素拉近和年轻人的距离,重新整理让剧情更合情合理,容易看懂,年轻人习惯"速食"就快入主题,节奏紧凑。因为经典元素都在,老观众不会觉得接受不了,新观众又觉得挺有意思。要吸引年轻人静下心来欣赏、品味传统文化的美,除了迎合,还要引导,传统是创新的根基。”

不放弃对京剧的爱

“我就是一个专业戏曲爱好者”,李宝春说,“爱好者”意味着没有负担,听得进各种意见,“这一点也是父亲教给我的。他演杨白劳,有人跟他说,拿碗的姿势不对,手指往上翘不是劳动人民的拿法,他马上照这个建议改了。”他记得最清楚的是父亲问过他的两个问题,“那时我在农场喂猪,爸爸问我,你要想清楚,你想干什么?你能干什么?其实我也做过生意,卖皮夹克、开司米,但最后发现,我想干的和能干的还是京剧。为什么说我是专业戏曲爱好者?就因为我爱它。”

1980年代移居美国后,李宝春应征过好莱坞临时演员,卖过冰激凌,对于“经过一段生活磨练”意味着什么,他没有多言,反倒是说起在异国依然坚持“不断了京剧的根”,他兴致勃勃。“开冰激凌店,也是为了练唱方便。前头是店堂,后头是仓库,我就在仓库唱。仓库里装了盏灯,前头有人推门进来,灯就会亮,我就赶紧收声,推门出去问,may I help you(有什么可以帮助你的?)有时候唱得忘我,没看到灯亮,顾客进来一看空无一人,后头又有从没听过的声音,就报了警,警察来了,我还得解释这是chinese opera(中国歌剧),几次下来,跟警察也熟了。最有趣的要数冬天,下雪了,我在店里把自己会的唱段都唱了一遍,还是没人上门光顾,就感叹,会唱的还是太少啊。”

前几年,李宝春甚至还到横店拍过一部电视剧,“第一次演戏,我把自己和对手的台词都背熟了,一喊开机,才知道有没有经验还是大不相同。对手一翻剧本,哦,今天演这段啊,一开口说的和剧本的都不一样,是他自己的话。这就让我乱了阵脚,不知道该对什么词,反倒显得人家很熟,我一点没准备好。后来我一想,戏曲这一行也是,老前辈们说,演戏要七分熟三分生,就是这个道理。”

“在不同环境打混过,能学到很多东西,只要清楚自己要做的是什么。”如今在台北新剧团,李宝春编导演一肩挑,他调侃自己是出勤率最高的员工,“除了到文化大学上课,就是到办公室,穿上靴子扎上靠练功,再开了卡拉OK吊嗓子。演出前两天,就不敢多说话了,得护好嗓子。别的我都不怕,只有年岁不饶人,要是自己能再年轻一点,多好。”

(图片由东方艺术中心提供。编辑邮箱:scljf@163.com)

作者:施晨露

责任编辑: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海南儿童白癜风